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 认识天主 > 信仰生活 > 关于天主,我们知道多少?
认识天主

关于天主,我们知道多少?

我们从大自然中各种极奥秘神妙的现象得到了一个结论:宇宙必定有一位无限智慧的创造者,至高无上的立法者,万物全能的主宰──天主──存在。然而对这位创造者、立法者兼主宰,我们究竟知道多少呢?

报章与电视等各种传播工具,经常向我们报导人类英勇的探险事迹。的确,对于我们所生存,与我们有切身关系的宇宙,我们应该探索其秘密,那么对于创造整个宇宙,造生我们的天主,我们不是更应该探索他的奥秘吗?所以我们将要尽量探讨有关天主的一切。

然而天主是纯粹的精神体,不是我们物质世界的一员,不是人的感官所能接触的,我们如何去探知他的事情呢?正如一个从小没有见过父亲的孩子,为能了解他的父亲,只有从他父亲的日记,与人往来的信札,并由母亲的口中得知有关他父亲生平的种种。同样,对创造我们的天主父,我们当从他的言语──圣经,谛听我们的母亲──耶稣在世上所建立的教会──为我们解说一切,以了解我们的天父。

在我们探求天主奥秘的时候,将使我们更加深刻地领悟人生的意义与目的。俄国大文豪杜斯妥也夫斯基(Dostoevski)小说里的一位人物说:“天主存在的意念,终身随我,无日或离。”但愿天主存在的意念也同样追随我们,使我们不为世物所迷惑。

人不可能完全了解天主

一个经过长久的怀疑,最后终于接受基督福音的人,信主的那天,在日记里写着:“你一直拒绝信奉天主,你为皈依天主而苛求的条件:‘除非我彻底了解天主,否则我不相信他。’难道你不明白,你所要求的条件正与天主无限超越世人相抵触?难道只有把天主的本性贬低与世人无异时,你才相信他吗?”

如果我们自以为了解天主,那么,我们所了解的便不是真正的天主,而只是人的有限智慧所想像出来的一个偶像而已。藉着言语我们可以讨论天主,但是要想获得有关天主的知识,思想显然比言语来得更真切、深入与细微;然而单凭人的智慧,是绝不可能洞彻天主的。

茫茫宇宙中,一切的人与事皆因天主而获得解答。譬如,当一个人欣赏自然美景时,若注视太阳,便会目眩,可是如果没有太阳,他又将一无所见。同样地,天主的奥秘虽无法洞彻,但如果没有天主,宇宙万物却又成了不可解的谜。主张宇宙自然发生,而否认造物主存在的见解,实在是最荒谬的。

我们若问一个农夫或一个儿童:“太阳是什么?”他们将感到困惑,不知如何回答,也许会说:“就是天空中的一个大火球,它给我们热力,它使农作物成熟……。”再问:“太阳离我们多远?它的体积多大?”他们会说:“很远,很大!”“它是什么材料做成的?”“我不知道,它是一团火。”

是的,我们都不否认阳光普照的事实,但是对太阳我们所知并不多。同样,在这宇宙中,没有什么比天主的存在更真实,但也没有什么比天主更奥秘;人要洞彻天主怎么可能呢?

既是如此,我们怎能真正地认识天主呢?就我们人与人之间,严格地说,教育有时也会发生偏差的。譬如成人努力教导孩子使其思想渐渐向成年发展,为了使孩子能了解“成年”的概念,于是不得不采用他们能力所能理解的言语来教育他。这一如当天主认为世人已能了解他的爱时,就采用拟人化的言语,将他自己及对人无限的爱启示给我们一样,这根本没有什么令人惊奇的。但是这样一来,已不可能将一个完全正确的概念表示出来。同样,我们既然只能用人的言语和思想来探讨研究天主,那么我们怎能将天主的特性──无限──恰当地表露无遗呢?

从一个人的笔迹,能看出他的个性;由天主所创造的万物,以及他对人一如母亲对子女的爱,可以帮助我们认识天主。田野间的花草,鸟儿的歌唱,无一不在给我们传报天主慈爱的信息。

我们要尽量藉着天主的创作来认识他;天主的创作就是天地万物,人是其中的杰作。我们也要设法藉圣经里天主的话,尤其凭藉耶稣基督的教训和榜样来认识天主,因为基督是天主在人世的投影:“谁看见子,就看见了父。”(若十四9)

我们既然爱天主,自然渴望认识他。然而我们是这样地有限,若像春蚕抽丝作茧,单靠自己所有,断不能找到天主;若像蚂蚁觅食般,在路上遇到什么,就搬什么,也不能认识天主;我们该像蜜蜂采蜜一样,经过一花又一花,吸取最佳的花蜜。当我们遇到无法解释的奥理时,坦白承认天主的完美远远超过我们的有限智慧所能了解的,这才是最合理的态度。

一个热心的教友当会坚心信赖、服从以无限的爱召唤人的天主,并勉力全心全意爱他,以还报他的爱。

天主的本质即是存在

从前没有我,现在我存在,不久以后我又会消逝。我的存在本来不是必要的,换句话说,我的生命是天主赐予的。至于天主则不然,他就是生命,就是存在。当梅瑟问天主他是谁时,天主回答:“我是自有者。”(出三14)希伯来文就是“雅威”,基督教译为“耶和华”。

天主既是“自有者”,必然存在于他所创造的物质世界以前,而且在物质世界之外。然而,天主从何而来呢?

天主从何而来?

天主不是物质世界的一份子;天主是纯粹的精神体,他永世即在,而且凭藉着自己存在,根本无所谓开始可言。乍听起来,这好像与我们的常识相违,因为就我们的经验我们知道,一切存在的个体,都是从另一个体而来。为什么惟独天主例外呢?让我们用下面的例子来说明吧!一列火车开过去,最后一节车厢的前进,是由于它连接着前一车厢;前一车厢的前进,其道理也是一样的。然而最前面的那一节车厢如何前进呢?这乃是因为它本身是个火车头的缘故,自身具有前进的力量。如果我们用几节普通车厢来代替火车头,火车还能前进吗?答案必然是否定的,因为要使火车开动,非得有一个火车头──一个引擎──不可。

同样的道理,在物质世界中,万物都藉另一存在物而存在。如果万物的“首原因”──天主,不是自有存在,而像其他的受造物一样,须依凭他物存在,那么,他根本就不是万物之源,并且万物也根本无法开始存在,正如火车头若变成普通车厢,火车将无法开动一样。

因而现在我们必须下一结论:既有万物存在,则一定有“自存在的首原因”──万物之源──天主;这万物之源凭藉自身永世存在。这正是天主对梅瑟所讲的:“我是自有者。”意思是:我是超越一切时空,永恒存在者。

天主是无限的

整个宇宙皆来自这“首原因”,也就是说,万物都是由天主所造,不是直接就是间接地。譬如:人身是由父母所生,而不是天主直接创造。

有一位印度思想家用了下面的比喻:“倘若你认识了独一无二的那一位,你就能认识一切。譬如在数字1以后加写0,将成为千位数、万位数,但是如果你把1字拭去,剩下的就等于零。宇宙万物因独一无二的那一位而存在,都凭藉着他而具有价值。”

万物依赖天主,没有什么能限制天主,他是无限的。宇宙间一切奇妙的事和人类所有的成就,都不能增加天主无限的智慧,正如镜子里的影像不能增添照镜者的美貌;又如阳光下闪耀的一片玻璃不能增加太阳的光芒一般。也就是说,凡是我们能奉献给天主的,没有不是天主所赏赐的。有一位圣人的话说得对极了:“当我们崇敬天主时,天主并没有因此而显得更伟大;但是当我们侍奉他时,我们自己却变得伟大了。”

我们愈发现宇宙的美好,愈能一点一滴地领悟天主的无限美善。然而由于天主是纯粹的精神体,且是无限的,因此我们所能了解有关天主本性的一切,也只不过是沧海一粟罢了。

天主本性的奥秘并非人的智力所能完全了解的,这样说绝不是为掩饰我们的无知。因为天主的奥秘犹如无边为涯的太空,永无止境;人,我们尚且不能完全了解,又怎能彻底认识无限的天主呢?可是令我们感到慰藉的,即是藉着深思默想及祈祷,我们可以渐渐接近这耀眼的光明。

旭日东升,群星隐没;我们一开始认识天主的美善仁慈,世间一切令人迷惑的事物,也就变得淡然无味了。

从我们所能获得有关天主的些微知识,不但可以证明宇宙不是荒谬的,且证明人生是有意义的。这不是已经足够使我们开始爱天主了吗?难道一个孩子要等到完全了解母亲对他的爱时,才会爱他的母亲吗?

天主无所不知

大自然的千奇万妙,证明天主不是一股无意识的力量,而是一位睿智、自由、大能的创造者;他创造宇宙必定有他的计划与目的。

这位大能的创造者无所不知,不但知道过去、现在和未来,连我们心中最隐秘的感情和秘密思维他也知道,因此我们常能和他交谈。就像一位发明家,在他的作品尚未发明以前,就已认识了自己的创作品,因为他早已有了创作的计划。也像一位作曲家,虽然他的乐曲尚未完成,但他早已认识了自己的曲子。天主也是这样,他并不凭藉经验认识我们,不像我们必须依靠五官以认识外在的世界。天主的知识既是无限的,他自然洞彻我们本性的一切。

爱因斯坦(Einstein)曾经说过:“如果物质世界不存在,那么空间和时间也都不存在了。”我们既是物质世界的一员,不仅生活且思索在空间和时间中。我们既无法预见未来,而对已过去的时光,除非进入像科幻电影中所描绘的时光隧道,否则谁也无法让时间倒流;然而这也仅是人类的幻想而已,任凭科技再进步与发达,人类永远都做不到这一点。由此可见,我们人类所能见的仅是此时此地眼前所见到的这一切而已。

至于天主则不然,他是纯粹的精神体,并不属于这个物质世界,非但不受制于空间和时间,更由于空间和时间肇端于天主的创造,他乃超越时空的定限。因而不论任何时代、任何地方所发生一切大大小小的事情,天主完全且一目了然。由于天主的知识确实到达一切空间和时间,所以世上的一切,没有什么是天主不知道的。

天主的永恒性

天主的永恒性并不只意味着“无始无终”,更是完整盈满而不流逝的生命。由于我们物质世界所谓的过去、现在、未来,以及所有的世纪,对天主而言均是一个永恒的现在,所以确切地说,天主全部的活动充满了物质世界的时间与空间,且完成于恒久不变、永远存在的“现在”。

本来有关天主的一切概念都是极深奥而不易明了的,根本没有任何合适的比喻或话语能说明清楚,但为了帮助读者,我们姑且借用下面的例子设法略微说明:当一架飞机的螺旋桨迅速旋转时,在空中彷佛形成了一个圆圈。天主永恒的创造行动也有些像这个样子,它充满了物质世界的时间与空间。

让我们再以建造房屋时所搭的鹰架为例。承包建筑房子的工人决定造一座鹰架,等到应用以后再把它拆掉。因此显然地,这其间必包括了两个连续的行动:建造和拆除。事实上,当营造工人决定建造它时,就必定要把它拆除,否则,这就不是一座鹰架。可见人的一个决定如果包含了两个行动,这两个行动必要在时间中先后相继发生。若把这两个行动同时实现的话,有时是会自相矛盾的。同样,对我们人而言,天主创造万物并照顾之,使万物得以生生不息;天主的创造永无休止,他的照顾普及万物,这是二个迥然不同的行动。但对于天主──宇宙最伟大杰出的建筑师,创世的一切决定──创造万物并照顾万物──是合一的,且在唯一而永恒的行动中完成。

对于天主的计划和安排,世人永远无法窥见其全貌。人犹如在一张美丽的地毯上奔跑的蚂蚁,只看见各种不同频色的线条,一根重叠一根,显得零乱不堪;然而天主却赞赏着它的美丽,因为天主远远地看到整张地毯。

天主是完善的,且是万善的本源

宇宙存在的事实,使我们肯定一切存在之基础──最完善的那一位的存在。他既然是万物的“首原因”,就必须是无限的。他是真理、睿智、正义;这一切在受造物身上虽为各种不同的美德,但在天主内,却彼此契合为一;犹如阳光通过三棱镜,虽呈现出各种不同的颜色,但在阳光中,这些颜色却合而为一。

天主是美善的泉源;大自然的美丽,以及人所具有的慈善、正直、慷慨、坦诚等德性,在在都显示给我们天主的完美。

一切美善皆源自天主。天主永远地、丰盈地拥有这些美善;他是绝对者。绝对者彷佛是一道耀眼的光,在这光的照耀下,世人的无知、无能与有限等种种的黑暗被一扫而空;在这光的照耀下,一切皆真实,一切被提升,再也没有任何幻觉。

天主对人无限的爱

阳光普照的确为大地带来了极多的好处,但不可否认地,太阳是无知无情的,它绝不是因为爱万物而普照世上的一切。天主是智慧的、有理性的,他依自己的肖像创造了人,赋予人理智及自由意志,使成为受造物中的杰作。因此人虽然堕落于罪恶,天主仍然爱我们,甚至愿意自作牺牲以拯救全人类。

在我们的一生中,天主的爱从不离开我们;他不但接近我们,在我们内,是我们动力的泉源,并且他来安慰我们,承担我们的苦楚,是我们的支援者。有他,我们再也不会感到孤寂;与他契合,我们享受不可言喻的快乐。然而我们怎会这样心硬且粗心大意,整天忙碌不停,以致有时竟忘掉我们最大的恩主──天主?

让我们谛听天主的话,以便认识他

前面我们已经讲过,单靠人的理智不能彻底明了天主的;就如同仅凭艺术家的一件杰作,我们无法完全了解艺术家一样。别人心中的隐密,除非他亲自告诉我们,否则我们没办法知道。同样,我们要想增加对天主的认识,就必须研究他对我们所说的话语,及他为了象征自己所借用的各种例子。

一切的象征都揭露出部分的真理。火和风是神秘不可捉摸的,但却真实存在;圣经中常用火和风做象征,藉着这两种象征,将帮助我们多少了解一些有关上主的奥秘。

火,吸引我们,给我们热力,它发光、扫除黑暗,为我们照亮一切。风,吹拂我们,为我们带来舒爽,使我们精神焕发。当天主在西奈山显现给梅瑟时(出三2),他以不可接近、不易触摸的火为显现的标志。但是,这西奈山的火与人们所点燃的火相异;西奈山的火是烧不尽的,它象征天主的超绝性与永恒性。当天主显现给厄里亚时(列上十九13),是以轻微细弱的风声为显现的标志。虽然我们无法捕捉风的踪影,不知道它从那里来,也不知道它将往那里去,但它却经常围绕在我们四周,象征天主不时就在我们身边,愿意随时帮助我们,给予我们所需要的助佑。

让我们领受火与风这两种象征所显示的道理,并学习它们,共同来歌颂天主的伟大,赞颂天主的博爱、威严和慈祥。

原与我们“十分不同”的天主,变成“十分相近”

天主不是人群中的“某一位”,而是那“十分不同”、神秘又可敬畏的一位。但是出于伟大的爱,他自愿成为可亲的、与人“十分相近”的一位。

昔日以色列人民只知道有一位至威严的天主,他们极为恭敬他,但却畏惧他。虽然天主已经与他们的族长(古圣祖)订立了盟约,他们还是惧怕他,甚至不敢称呼他的名字,而以“至高者”、“至圣者”尊称之。耶稣来到人间告诉我们,天主──全能的创造者,他的本质就是爱(注)。他因爱创造了我们,因爱使我们得以生存,他是我们的慈父。“不是我们先爱他,而是他先爱了我们,且差遣了他的儿子,为我们做赎罪祭。”(若四10)他为了要我们做他的子女,自愿成为与我们“十分相近”、无限亲切的一位。

尊威撼人、奥秘莫测的天主,无法探知的高深,却又不可思议的亲切。他是“最不同”的,又是“最相近”的一位。耶稣为了告诉我们,天主以最真挚的爱来爱我们,曾用了下面的比喻,让我们细细品尝其中的意义吧:“一位妇女岂能忘记他所哺育的婴儿?即使有这样的妇女,我却绝不会忘记你们。”(依四十九15) 的确,天主对人的爱是多么深刻且美妙,“天生仁爱”真是千真万确。可惜尚未认识天主的人却无法体会这其中所蕴含深远的意义。

“至高”“弥近”两不分

“至高”与“弥近”是天主的二大特征,这是不可分的。假如我们忘却其中之一,不但极容易对天主产生错误的观念,甚且影响我们崇敬天主的心态。为了避免犯如上的错误,我们应该不时自我反省:

我是否把天主当做痛苦时的避难所?把他当做恩物的施予者?我的祈祷是否只限于:愿我的希望都能实现,愿主纠正上司的坏脾气,或者,当我旅行时,愿天不下雨……。那么,很显然地,我忘记了天主是至高者、是天地的主宰了。当我遭遇困难时所表现的假热心,怎能光荣他呢?假如天主像好好先生似的有求必应,为了人自私的请求,不停地改变事物正常的演进,那么,世界将变成怎样紊乱的状态呢?

另一方面,如果我们相信天主,仅仅因为他是万物的首原因,没有他,便无法解释宇宙的存在;或承认天主就像一个普通老百姓承认国王一样,而对国王,只不过是个陌生人而已;或像原始人或孩童,相信天主是一位可怕的神,如雷神或复仇之神;或视天主为处处找错、时时预备惩罚我们的恶神;或以为天主高高在上,绝不可能照顾我们,而我们的祈祷也是枉然的……,那么我们便忘记了天主愿意做我们的知己,忘记了他爱我们更甚于一位慈母爱她的孩子。

的确,天主──宇宙的创造者、万物全能的主宰、万民的君王,是“至高”的,但我们绝不可忘记他愿意用无限的爱来接近我们,我们怎能只怕他、敬畏他,而不实在爱他、全心依赖他呢?同样,天主自愿成为与我们“十分相近”、无限亲切的一位,我们也绝不能因为他是“弥近”的,便忽略了他的尊威,而把他当平等看待,甚至欠缺了对他应有的崇敬,妄想他会常来弥补我们的错误。这都是不应该且极容易犯的严重错误。
 

天主不是人的帮手

许多人常常祈求天主代替他们劳动。例如:某生自己不用功,却祈求考试有好的成绩;某人遇到诱惑时,祈求天主不要让他沉沦,但自己却不努力逃避诱惑,也从不修炼德性;甚至有人放纵自己的情欲,尽情于各种不正当的享受,反而祈求天主保佑他健康。

天主绝不是我们的帮手,他不代替我们做我们不敢做或我们不会做的任何事。天主既赋予我们智力与意志,就是要我们善用这两种天赋。他不希望我们一生做幼儿,始终依偎在母亲膝旁;他愿意我们长大成人。耶稣对我们说:“我不称你们为仆人,我称你们为朋友。”(若十五15)是的,天主不喜欢我们像一群乞丐围绕着他,他盼望我们做他的子女。他是一位睿智的父亲,绝不滥用父权,凡事越俎代庖,助长我们的被动性,他要我们都能照自己的个性去发展。我们整个的一生,并未由天主以占星术似的事先安排好,而需由我们自由地去创造。假如许多人所相信的占星术是真的,那么,天主岂不是成了一位非常专制的父亲?

在一所痲痹儿童教养中心的校园里,一个小男孩摔了一跤,在地上挣扎,以手臂撑地,想自己站起来;当教师从他身边走过时,孩子便不再努力,而向教师伸手道:“请扶我起来吧!”但这位教师只是微笑地对他说:“你自己站起来吧!”孩子很生气,用手打地,教师还是不上前帮助他,只是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他。孩子开始感到惭愧,重新努力试着站起来,最后他成功了,非常得意地对老师说:“你看,没有你的帮助,我自己站起来了。”他思索了一会儿,流着泪向老师说道:“你还是帮助了我。”老师说:“是的,我一直是这样帮助你的。”这种鼓励方式的帮助比那带着怜悯的直接扶助,真是高明多了!

天主就是这样一位高明的教师。他曾经应许过我们,一切谦逊而具有信心的祈祷必蒙他的垂允。然而天主帮助我们的方式,并非代替我们行事,以纵容我们的自私心和惰性;我们自身的努力与否,才是成功的要素。我们千万不要忘了这句谚语:“天助自助者。”

天主在我们内,是我们动力的泉源

前面所讲教师帮助麻痹儿童的故事,虽然多少可以使我们领悟天主助人的真相,可是这个例子还是很不完善的。因为天主帮助我们,毕竟不同于人与人之间的互相扶持帮助。当天主帮助我们时,不是站在我们面前给予我们有形的协助,而是在我们内鼓励支持我们,激励我们的耐性,增加我们的勇气,影响我们的心志,让我们自己去实现我们的理想。所以天主的帮助是在我们内赋予我们动力;换句话说,我们努力及创造的力量都是从天主来的。人的努力与天主的扶助,正如小溪必需泉源不断地供水才能涓滴长流不致干涸一样。

当教友求天主“赐给我们日用粮”时,并不是希望天主把煮好的饭放在我们桌子上;那是对凡人所做的要求。这一祷文的意思是:我们祈求天主,使我们有能力与办法供给自己及一家人衣食。所以在我们工作时,请主赐给我们充沛的精神与力量,使我们能够努力认真,勉力将工作做好;在我们找寻工作时,别人愿意提供给我们理想中的工作。

当我们为世界的和平祈祷时,我们并不奢求天主使和平从天降下。虽然我们心理上清楚地知道,少数人的恶意,并非不可能剥夺大部分人的期望,因为每一个人都可以自由地接受或拒绝天主的内在驱使。但是我们仍求天主激起人们的善意,使人人都能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,慷慨地为实现世界的和平而努力。

我们当诚心依靠天主,常常向他祈祷。然而我们的祈祷当是合理的,勿求天主为我们做不合理的事;对于我们应尽的本分也是如此。至于天主是否按照我们所希望的方式来帮助我们,那是天主的奥秘。因为对一切事,唯有天主知道什么为我们最有益处。他是我们动力的泉源,在我们的自由意志内驱策我们。我们愈与他结合,我们的心灵就越自由,愈能为我们及他人获得天主丰厚的恩宠。

由此,我们明白为何世上没有比圣者更自由的人。大多数的人做了自己七情六欲的奴隶,而圣者则超乎其上,不为私欲偏情所诱惑与束缚。

对一个信上主的人,藉口为了重获自由而远离天主,就像小溪要跟供给它溪水的泉源脱离是一样的荒谬。一片树叶因被大风吹刮挣脱了树枝的羁绊,自由地在空中漫游而兴奋,这岂不是太幼稚了吗?在它获得这虚假自由的当儿,正是坠落死亡的时候;因为它即将腐败,再也不是有生命的树叶了。同样地,一个人自愿离开天主,就是丧失天主子女享有的尊荣。

寻找真理的人,将会找到天主

所有真诚寻求真理的人,一定会找到天主。然而每个人所遵循的道路以及认识天主的际遇,各不相同。

天主不断地藉受造物来启示他自己,但是他尊重我们的自由,等待我们以公正的心去观察和研究他所创造的世界。假如我们这样做,天主一定会光照我们,并帮助我们与他相遇。天主知道一切,他洞悉我们心灵的深处;那怀着忠诚的心寻找他的人,必然获得他的帮助。

然而要找到天主,正如观察一件事物,我们必须具备三个条件。第一、健全的视力。第二、视线转向目标。第三、目标必须是明朗的。同样,要认识天主,也必须具备这三个条件。首先我们应有一颗纯洁的心,这是很重要的;其次我们应诚心研究他的教义;如此永远与天主同在,和他共享永福的目标对我们当是明朗的。假如我们的心被各种物质欲望所蒙蔽,被私欲偏情所困扰,以致意志陷于瘫痪,则将难于将视线转向天主,并且一切精神价值与属灵的事,将被追求现世的虚荣与快乐所掩蔽。那么,一切有关天主的事,将再也引不起他的兴趣。这就好像要一个粗陋的人欣赏一件艺术品或一首优美的诗,是绝不可能的一样。

再者,一个人若整天忙碌,过分专注于自己的工作,往往会忽略很多的事,甚至忘掉精神生活的价值与重要,而只顾物质生活的各种需要,所以这也是每个寻求真理的人应该特别注意与避免的。

何谓无神论?

目前有许多书刊、电影和剧本都以宗教生活为题材,且获得了惊人的成功。可见尽管今日物质进步、科技发达,“天主存在”的观念仍萦绕在现代人的心中。

如果我们研究当代人的信仰会发现,许多被指称为“无神论”者,事实上并非真正的无神论。例如一些人藉口说:“我们不知道天主是否存在,还是让这个问题成为悬案吧!”于是在他们的生活中,便当天主并不存在似地。像这种人,仅是无宗教信仰而已,绝非真正的无神论。

另外有些不愿意承认天主的,追根究底,他们所否认的并非天主──宇宙万物的创造者兼主宰,而是被各种人为因素所歪曲的天主的形象。他们可能阅读了某些书刊,或是受了某些教友不良榜样的影响,因而对天主有了错误的观念。例如法人福尔特尔(Voltaire)为了弗奈(Fernay)地方的农人能像奴隶般地继续耕种他的田地,于是他虽一方面激烈地攻击、反对教会,一方面仍去参加当地天主教堂的各种礼仪,假装崇敬天主──一位他所塑造的警察型的天主,好使那些农人因为怕天主而不敢反抗他。像福尔特尔所塑造出来的这位警察型的天主,难怪有许多人不愿意承认他。事实上,这也绝不是我们所崇拜的天主;我们绝不敬拜假神。

天主不是欺压百姓、蹂躏人民的暴君,也不是宰制、剥削众人自由的独裁者,相反地,他是位至宽厚仁慈的天父。然而如果有人为了个人自己的利益,而假借天主的名作恶行坏,便破坏了天主的形象,这是极容易引起世人对天主产生误解的。如果遇到这种情形,放弃被歪曲的神,绝非主张无神,相反地,却是追寻宇宙真主宰的积极表现。

所谓无神论,就是根本放弃造物主的观念,拒绝承认人隶属于造物天主;犹如一个背叛父亲的孩子,不承认自己是他父亲的儿子一样。像这样否认造物主是毫无根据的,因为人绝对无法证明天主不存在。可是一些无神论者竟敢断言:“我知道神是不存在的。”他们把这一主张当做客观探讨的结果,真是河汉斯言!哲学家加百列马塞尔(Gabriel Marcel)评论这些无神论者说:“没有比这些人的态度更加主观,自欺欺人的主观。”(取自“存在与实有”一书中第六十二页,对非宗教与信心的感想一节)

如果有人确实以为没有神,让他们扪心自问:“我有什么理由不相信?这个理由是否客观地站得住?”他若是真诚的,绝不会推三诿四地说:“还是别提这个问题好!”也不会说:“我不需要神!”难道人需要天主,才去崇敬他吗?难道我们需要父亲的帮忙,才去尊敬他吗?

可惜一些人蒙蔽良知,拒绝真理,不愿相信基督所启示给我们的教训,而一味地否认天主,这是多么令人惋惜与遗憾。

我们对天主应有的态度

天主照顾他所创造的一切,尤其照顾人。他像一位父亲似地照顾我们,比我们自己更关切我们,因为他是无限仁慈与智慧的。我们的父母给多我们身体,养育、教育我们,爱我们;但不可否认,我们所有的一切都受之于天主,因为一切所有,原都是从天主来的。

孩子对父母的爱表之于态度、生活与言行,终身孝爱父母。那么对创造我们的天主,我们不是更应该以爱还爱吗?我们不仅要一生尽量避免辜负天主的爱,并且凡事要顺从他的旨意。

耶稣曾告诉我们,天主厌恶骄傲自满的人,他希望我们具有一颗赤子的心,在他面前如同孩子在父亲面前一样,满怀着爱与信任。他也愿意我们对他怀着虔敬的态度,为了他所恩赐的一切表示感恩的心。他期盼我们改过迁善,为自己所犯的一切过错诚实地悔改,并祈求他仁慈的宽恕。当我们在患难中,他深愿我们完全依靠他、信赖他,求他大能的助佑,以帮助我们面对当前的难题。

总而言之,天主愿我们祈祷;一种确实与主亲密交往的祈祷。犹如钟表的发条必须经常旋紧,我们应该藉着祈祷以认清自己的责任,善尽自己的本分。祈祷能鼓舞我们整个的生活,影响我们全部的思言行为。这样,我们的生活不仅是有成果的,而且是幸福的,并且这样的生活能证明我们确实爱天主。

由于对主的爱,促使我们去为人服务,因为天父要我们去帮助我们的弟兄姊妹们。我们切望使所有的人都能生活得更愉快,但是我们不应忘记,人生只是一个过渡的旅程,生命的最终目的──得救──才是重要的,因为唯有得救,人整个的生活才是有意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来源:天主教教义函授中心

时间:2014-03-14 作者:天主教 来源:天主教北京教区
版权与负责声明:
1、凡本网注明"来源:天主教北京教区"、"本站讯"的所有内容,版权均属于本教区所有。内容欢迎转载,但请注明出处。
2、凡本网注明"来源:XXX(非本教区或本网站)"的内容,均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 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3、凡教区、堂区或个人投稿,版权虽属本网,但文责由投稿者自负。
免费声明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Copyright ? 2009 北京天主教区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03978号